1905电影网专稿12月8日,北京,水立方。

宋祖儿和百位电影界前辈、同龄人一道坐在舞台之下,见证了华表奖各项荣誉的揭晓。

对于演员宋祖儿而言,这场颁奖典礼是她诸多行程中一项早早敲定的重要安排,而从北电大一新生宋祖儿的角度来说,这则又是一个被工作填得满满当当的周末。

顶着“童星”光环入校,在新环境中平衡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和生活,她自认适应良好。“大家有时候可能会误解,觉得演员的身份会造成距离感,其实和同龄女孩一样,我和朋友每天聊得也都是看电影、买包、美甲那点事儿。”

宋祖儿笑说同学们经常忘记她除了每天来上课,还是个“有工作的人”:“大概和我的性格有关,因为我工作的时候,其实上也都是‘疯疯癫癫’的样子。”

“我不是一个从小下定决心当演员的人”

第一次演戏的过程其实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了。那时候年龄比较小,觉得就是去玩的,也不会太过脑子。我觉得真的没有小孩小时候拍电影会钻研剧本吧(笑),都是妈妈在旁边念一句,我背一句。那时候你知道我常常都是要在片场抽空睡觉的。《宝莲灯》拍的时候行程比较紧,所以每次一关机就被我妈拎去“赶紧睡觉,赶快学习”。

我本来也不是一个从小下定决心要当演员的人。我小时候拍的戏真的不多,只不过那几部作品非常幸运的被大家知道了,所以会觉得我是以童星的身份出道,其实我并没有保持这个童星的身份很久。到现在我都没觉得表演就是我可以拿起来当饭吃的事,只是说现阶段,演戏是能让我开心的一件事,也是比较擅长的一件事。

比如你现在要让我去当个会计,当收银员,给人家算数的那些工作,我就真的不行。术业有专攻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感兴趣的领域,我可能比较幸运,可以把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一个职业,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对我来说不难。天赋我觉得肯定还是有一些,全中国有这么多人,能够从事这个职业的每个人一定是有自己存在的理由。

我现在肯定会比我5岁的时候演戏要好(笑),比我两年前演戏,我觉得也一定会更好些。挑战更成熟、更多样的角色……差两三岁,三四岁我觉得应该还好,但是现在要让我演一个已婚的女士、有了自己的孩子、现在面临着离婚,我觉得我这个眼神里也带不出那种锋利的光芒。

这是一个成长过程,和时间、阅历有关系。我觉得演员所有的东西都还是来源于生活,你得去看、你得去知道它是什么样的,比如你得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样的、眼里是什么光你才能去演出来,一切都在于感受。

演戏这件事,有开窍这么一说,我自己也经历过那个感觉。但是其实你天赋再好、学得再多,我觉得也还是不如自己成长。自己经历过,我觉得才更真实。

“买包、减肥……我和闺蜜每天聊的也是这些事”

上大学之前我期待过交新朋友、和大学同学出去玩、把大家叫来家里一起吃饭,好多好多……反正我现在交朋友的愿望都达成了,跟班里的同学相处得也都非常的好。就是男朋友……(笑)前边只要带一个性别的字的时候,这个事就打折了,就实现不了了。

之前大家看到我比较多的是跟(欧阳)娜娜接触,我也会把我的家里人介绍给娜娜。但是因为娜娜最近在纽约上学,可能在大家不知道的时候我悄悄的还跟林允玩(笑)。其实就是年纪相仿的女生,大家是有很多共同话题的,什么买包啦、美甲啦、平常生活怎么减肥啦,最近看了什么书?看了什么电影?其实有很多。

有时候大家总会有一点误解,觉得因为是艺人,所以跟大家平常的生活距离会很大,其实我们每天聊天也聊得都是那点事儿,都是一样的。跟我一起玩的女孩都挺“神经兮兮”,“神经大条”,“大大咧咧”的,都是性格很好、很容易接触,是我觉得有趣的那类人。但其实你交朋友也不能只交一个类型的嘛,所以还得看缘分。

班上的朋友、同学都经常说我是一个“特别不像艺人”的人,这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,我平常就属于那种大大咧咧的类型。比如说这两天忽然出来工作,他们早上就会都给我发微信,问我说“你在哪呢?你为什么不来上课?”。我就会说:“你们不要忘了我还是要工作的人!”(笑)因为我工作的时候,其实上也都是平常疯疯癫癫那样子,所以大家也习惯了,他们眼里我就是一起上课的普通学生。

“表演越往后走,付出过的努力都能看得出来”

表演课应该是所有表演系的孩子最喜欢的。因为像台词课那些课程,你还是要学要练,往往打基础的都是最枯燥的,最难的时候要一遍一遍磨、一遍一遍练。但表演课就是边玩边演,这都是我们最擅长的。我常常觉得这个过程很神奇:老师忽然在课上说到一个主题,然后就叫我们上去演,两个人可能只有5分钟交流时间,就即兴的来。

我觉得每节课都会有那种保持心跳的感觉,有很多尝试。大一其实是打基础的过程,所以老师可能也更希望你打破自己原来的样子。我们现在尽量都不演和以前比较像的那种人物,就是也是希望给自己更多尝试的机会。我们把自己的位置放的就是很明白,就是一个学生的位置。现在上学的感觉其实就像一个试错的过程。包括我现在的人生状态也是这样——尝试,然后才能知道自己哪里可以进步。

压力肯定是有的,演员这个职业尤其是这样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先天条件,可能我的声音条件就属于不是特别好的,而我有的同学,一张嘴不用怎么练声音就很通透。我觉得电影学院每年收50个学生,他们一定都是有自己的特别之处,也都是最优秀的。和同学们在一起,你并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优势,更何况你这些优秀的同学还非常努力,这是有压力的一点。

小时候你可能觉得演戏,耍点小精灵、靠一点天赋就可以了。但越往后走,你下多少功夫、付出多少努力,其实都是可以看出来的。之前大家对年轻演员(有偏见),觉得我们可能不是那么的努力,或者是觉得我们已经拥有了很多,但我拍《九州缥缈录》和昊然一起,若轩一起,他们都特别努力,真的会去用心做演员,而且很踏实。

现阶段我20岁,还有很多可能性,这时候的自己其实就像一个抽干了的海绵似的。你会去想学很多东西,我小的时候要说让我学东西,烦都烦死了,根本不想学。但其实现在越长大了,我觉得你现在是不是也会想说:如果当时学一点这个,学一点那个会更好。我觉得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,做更多让自己感觉到有兴趣的事吧。

首页时政